若是我不在了,你们是不是会幸福一些?(番外)完

“听说了吗?”
“什么?”
“嘿嘿,化丹手温逐流死了!”
“什么!谁干的,这么厉害!”
“是个小孩。”
“小孩?你骗鬼呢!怎么可能!”
“嘿嘿,怎么不可能,那小孩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温逐流杀了,然后就疯了,拿着他父亲的剑,趁温逐流不注意,对着温逐流的腹部就是一剑,把温逐流的金丹给刺没了,随后,刺了温逐流几十剑,生生将人给刺死了。”
“那小孩呢?”
“死了。”
“啊?怎么死的?”
“温家人弄死的。”
“啧啧,真可怜。”
“是挺可怜的,温家的温晁也很可怜呢。”
“呸!他又什么好可怜的!他就是个畜生!”
“嘘,嘘!声音小点,被温家人听到,你就惨了!”
“唔!嗯嗯!!”
“温晁的命根子被那个小孩给切了。”
“什么!这么厉害!”
“温家人听说温逐流被杀了,就去报仇,正好那小孩在埋他的父母,温晁冲上去就是一脚,还侮辱那小孩的父母。”
“温晁简直不是个人!那小孩呢?”
“是啊,那小孩啊,阴森森地看着温晁,拿着手中的剑,趁温晁不注意,切了他。”
“啧啧,温晁就是活该!然后呢?”
“然后那小孩,被打死了。”
“那小孩和他父母的尸体呢?”
“被温家人扔到乱葬岗了。”
“唉~不能把他们找回来,好好安葬吗?”
“温家,我们惹不起啊……”
“唉……”
云梦 莲花坞
江枫眠皱着眉听着下人的聊天,问道:“那个小孩的父母是谁?”下人们突然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吓了一跳,转身一看,“宗,宗主!”江枫眠摆了摆手,“无碍,回答我的问题即可。”“听说是藏山散人他们。”“什么!你们确定?!”“我们不清楚,但外面是这么传的。”“我知道了,你们走吧。”“是。”江枫眠御剑向乱葬岗飞去,江澄看着父亲飞走,连忙从门后出来,擦了擦莫名流下的眼泪,御剑去追江枫眠。
姑苏 云深不知处
“忘机,你想去乱葬岗?”蓝曦臣看着刚刚听到外门弟子谈话的蓝忘机问道。“兄长,可以吗?” 蓝忘机看着蓝曦臣询问道。“我们得去请示一下父亲。”“好。”
“乱葬岗?”蓝宗主听完自家儿子的请示,疑惑道。“是的。父亲可以吗?”“你们去吧,带上两个长老,以防温家。”“是。”“是。”
乱葬岗
江枫眠无奈的看着自己身后的江澄,问道:“江澄,你跟来干什么!”“我,我觉得他们谈论的人很熟悉,可我一点印象也没有。”“江澄,你胆子真大,一个人就怎么跟了过来,也不怕被温家抓走么!”“我……”“算了,没事就好,下不为例!”“是!”“咦,蓝家怎么也来了?”江枫眠看着不远处的几个身穿白衣头戴抹额的人疑惑道,皱了皱眉,上前问道:“不知,蓝家过来有何贵干?”“我们听到外界传言,想过来好好安葬那个小孩和他的父母。”蓝曦臣上前解释道。“哦,这样,看来我们是同样的目的,那一起吧。”“多谢,江宗主。”“这没什么好谢的。”江枫眠摆了摆手。
他们寻找了片刻,蓝忘机和江澄同时找到了,江枫眠看着那两个熟悉的人,恍惚了一下,咬牙道:“温家!”“不知把他们安葬在何处?”蓝曦臣询问道。“他们是我江家人,我想把他们带回去。”江枫眠黯然道。蓝曦臣愣了愣,问道:“江宗主认识他们?”“嗯,他们是我的下属,因发生了点意外,他们离开了江家,没想到会……”蓝曦臣笑了笑道:“那就由江宗主安排了。”蓝曦臣看着扯了扯自己衣服的蓝忘机问道,“嗯?忘机,怎么了?”蓝忘机一脸纠结看着那个小孩,张了张口:“他,我能带回去吗?”江澄看着蓝忘机指着那个小孩询问可以带走的样子炸了毛(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不爽但还是说)“带回去?他又不是你蓝家的,而且把他和他父母分开,你怎么想的!!”“我……”蓝忘机茫然了,他也不知道,但有个声音一直在说带回去,带回去。蓝曦臣看着蓝忘机茫然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忘机,不可。”
最终,他们还是安葬在了莲花坞,虞夫人虽然有些不满,但什么也没说,大概是觉得人都死了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他们安葬后,江枫眠找虞夫人谈了谈话,江澄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第二天,虞夫人心情很好的样子。
之后,温家因这件事找上了江家和蓝家,却被打了回去,然后安分了许多。后来,江澄十五岁那年依旧去了蓝家呆了三个月,但他觉得那三个月太安静了,不仅仅是那三个月从那件事后,他就觉得自己身旁应该有个可以虽然很烦但可以不顾及自己身份随意打闹的人,他很疑惑为什么没有这么一个人也疑惑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可若是有这么一个人他应该会快乐很多。云深不知处没有被烧,但蓝宗主依旧走了,蓝忘机很茫然,他同样觉得身旁太安静了,他觉得他身旁应该有个很吵又喜欢撩他的人,那个人应该很聪明有着和他一样的实力,那个人不喜欢蓝家的饭菜喜欢吃辣的,喜欢喝酒尤其是姑苏的天子笑,他应该很喜欢那个人,但他身旁没有那个人,从头到尾都是他的幻想。温家虽然没有被灭但开始走下坡路了,慢慢的自我灭亡。金光瑶还是被认了回去,虽然还是有人嫌弃他,但他觉得也没什么了,和薛洋一起以恶制恶也挺好的,后来他还是成了金宗主,因为金子轩不喜欢当所以给他了,说到金子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开始对江厌离进行追求,大概追了三年才追到,至于金子勋继续当他的纨绔,有个比他还要恶劣的金夫人金宗主,他也做不出什么事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是没有了撩天撩地的江家首徒,没有了作恶多端的夷陵老祖。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一个少年看着自己面前的光球,“嗯,他们过得很好,这样就好了。”“你呢?”“不知道。”“我挺意外的,其他人在扭转时空后都是直接消亡的,而你还能留下这么点,人,你肯定当不成了,那做个莲花怎么样?”“随意。”“那我就安排了。”“嗯。”
江澄当上宗主时,莲花池开了一朵九瓣莲的红莲,一年四季从未凋零过。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屏蔽,到底哪里有问题啊!!!!!
这篇已经完了,还有一篇小小的写没有羡羡的那个世界的事。

天道的惩罚(因果篇(中))

寒室
蓝曦臣刚洗漱完,就看见蓝忘机踹门而进,“忘机,怎么了?”“兄长,魏婴他……”蓝曦臣看着蓝忘机怀中的魏无羡道:“忘机,你把魏公子放在榻上,我看看,还有,忘机,整理一下你的仪装。”“好。”蓝曦臣看着蓝忘机出去,又看着榻上的魏无羡叹了口气,伸手探魏无羡的脉搏,愣了愣,又探了一次,皱起眉,伸手去探魏无羡的呼吸,“这,这怎么可能!”这所有的信息都在告诉蓝曦臣,魏无羡死了,死的莫名其妙,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的人,第二天就死了?怎么可能!魏无羡一没中毒,二没受伤,怎么就死了?那忘机……
整理好仪装的蓝忘机走了进来,“兄长,怎么样?魏婴他真的……”“忘机,昨晚有发生什么事吗?”“没有,和往常一样。”蓝曦臣深一口气,看着蓝忘机说道:“忘机,魏公子他死了,没有任何病状,没有中毒,没有伤口,走火入魔不可能,就连鬼道反噬都不是,忘机,我没有办法救魏公子,因为他已经死了至少有两个时辰了。”蓝曦臣看着蓝忘机愣在原地,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膀轻声道:“忘机,节哀,我去通知江宗主他们,你……唉~”蓝曦臣走了出去,他看着天,心道:不公啊,这何其残忍,给了人希望又将其夺去,不公啊!
莲花坞
“宗主,宗主!蓝宗主来信说,说……”江澄来着冲进来的人皱着眉道:“有没有规矩了!不通报就冲进来!”来人看着江澄即将发怒连忙开口并快速说道:“宗主,蓝宗主发紧急消息过来,说是魏公子死了。”“你,说,什,么!”“蓝宗主说,魏公子死了,死因不明。”“不可能!不是说祸害遗千年吗?他活了才多久!”“舅舅,我们去看看吧,泽芜君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的,这不好笑啊。”江澄看着旁边的金凌,觉得他说的不错,说道:“我们御剑马上去云深不知处!”
云深不知处
江澄和金凌御剑来到了云深不知处,江澄看着门口的弟子问道:“魏无羡他在哪?!”“魏公子在寒室。”“寒室?”“是的,我带你们去。”
寒室
蓝忘机半坐在地上紧紧地抱着魏无羡,蓝曦臣和蓝启仁正在劝他让魏无羡
入土为安,但蓝忘机只是紧紧地抱着魏无羡轻声低喃着:“魏婴……魏婴……”,江澄和金凌到来时就是看到这副景象。江澄上前问道:“魏无羡真的死了?”蓝曦臣苦涩的回答道:“是的。”“死因呢?”“不明,若硬要说有什么死亡和魏公子的死很像的话,那就是寿命已到,自然死亡。”“呵!”江澄冷笑一声,藏在袖子里的手在微微发抖,冷声道,“蓝宗主,你在开玩笑吗?魏无羡从被献舍到现在,他才活了几年?!”蓝曦臣看着江澄的脸色逐渐发黑,苦笑道:“我知道这样的回答很离谱,可不管是谁来查看都是这样的回答。”“那他什么时候死的?”“昨晚,大概是子时。”“昨晚?!!”江澄大怒,冲到蓝忘机面前质问道:“蓝忘机!你告诉这几天你们到底做了什么?魏无羡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蓝忘机抬头看着江澄充满怒火的眼睛,又低头看着魏无羡的脸庞回答道:“这几天我们配思追他们一起夜猎,魏婴并无什么异状。只有昨晚魏婴亥时就睡了。”“亥时?他能这么早睡?!夜猎时没有发生什么吗?”“没有。”“夜猎?这我知道,舅舅。”金凌听到自己知道的事,连忙上前说道,“这次夜猎我也有参加,魏,呃,大舅他并没有动手,他只在边上指导,邪祟碰都没碰过到他。但……”“但什么!快说!”“思追他说过,魏,呃,大舅他自三年前开始就没与他们夜猎了,日日待在藏书阁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这次和他们一起夜猎,他觉得很奇怪。”“他待在藏书阁干什么?”“这,我怎么知道。”“藏书阁?”蓝忘机若有所思。“忘机,你知道什么吗?”蓝曦臣见蓝忘机思索的样子问道。“魏婴好像是在翻阅以前的案卷。”“他翻案卷干嘛?”蓝启仁问道。“不知。我问过,魏婴只是说,他好奇。”金凌听着他们的谈话,看向魏无羡,却看到一抹红影站在魏无羡身旁,低头看着魏无羡。金凌以为自己看错了,眨了眨眼,再看,那抹红影已不见。江澄看金凌看着魏无羡旁的空地,问道:“金凌,你看什么呢!”“舅舅,我刚刚看见有个红影站在大舅旁边。”“那儿没人啊。你看错了吧!”金凌也不确定了,决定转移话题,他向蓝曦臣问道:“泽芜君,思追,和景仪他们呢?”“他们在静室,清理魏公子的遗物。”“为何是他们?”“忘机待在这里,不肯我们动魏公子,思追比我们要熟悉静室和魏公子,景仪是去帮忙的。”“哦。”

天道的惩罚(因果篇(上))

*第一次写忘羡文,写得不好请见谅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是糖是刀,你们判断吧,反正我不觉得虐
距观音庙之战已过去十年,魏无羡同蓝忘机一起四处夜猎。这天他们夜猎回来,魏无羡直扑到床上,“累死了,蓝湛,蓝二哥哥,今天我们休息一天呗,我的腰再不休息就要断了,蓝湛,蓝二哥哥,含光君~好不好嘛~”“嗯。”魏无羡从床上起来,又扑到蓝忘机身上,笑道:“二哥哥,你真好!”
蓝忘机亥时休息,魏无羡本在桌案上写写画画,见蓝忘机去休息,收拾好桌上的东西也跟着去休息了。脱掉外衫,扑在蓝忘机身上道:“二哥哥,我陪你睡吧。”“嗯。”蓝忘机虽疑惑魏无羡能这么早睡,但也没问什么,抱着魏无羡一起入睡了。
丑时
“魏无羡,时间到了。”一道声音在静室响起,原本在熟睡的魏无羡睁开了眼睛,而他身旁的蓝忘机却没有任何反应,魏无羡抚摸着蓝忘机的脸回答道:“知道了。”
魏无羡看着身旁的蓝忘机,不舍又带着一点悲伤紧紧的抱着蓝忘机,凑到蓝忘机的耳旁,低声道:“蓝湛,对不起,我这辈子怕是不能和你白头偕老了,蓝湛,看完信后可要来找我哦。蓝湛,我等你……还有……”魏无羡顿了顿,把头埋进蓝忘机怀里,闷闷的说道:“还有谢谢你,谢谢你这么的喜欢我。”话音刚落,魏无羡便断了呼吸。
卯时
蓝忘机准时起,他正准备把怀里的魏无羡叫起,却发现魏无羡浑身冰冷,疑惑道:“魏婴?魏婴……你,醒醒。魏婴?”蓝忘机伸手去探魏无羡的脉搏,发现魏无羡的脉搏早已停止,蓝忘机慌了,急急忙忙起身,抱起魏无羡,连衣服都没有换,抹额没有带,冲向寒室。
巡逻的弟子,看着疾速奔过的人皱了皱眉,正要将人拦下,“含光君?”蓝忘机点了点头,继续向寒室奔去,巡逻的弟子们一脸懵的看着一点都不雅正的含光君离开,茫然道:“那个是含光君?”“看那脸是的,但……”“抹额没带,衣衫不整,外衣没穿,披头散发,那是含光君吗?”“哈哈,大概是的,我看见含光君抱着个人,黑衣服。”“那就是魏前辈吧。”“看含光君急急忙忙的样子,那就是魏前辈出事了吧。”“一定是!”(作者:你们可以去当侦探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