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归墨香,ooc归我,这个肯定ooc了

*脑子一时抽风所写,所以逻辑什么的就不要在意了


        魏无羡拿着随便,走向乱葬岗,他来到他当年死的地方,他站在那里,看着远处向这里进攻的人们,还是那些人,历史是如此的相似啊,他抿了抿嘴,看向身旁的温宁,道:“温宁。” “公子?” “对不起。” “公子,为何要说对不起?公子并没有对不起温宁的地方。” “很抱歉把你变成这个样子。” 温宁摇了摇头说道:“公子,错不全在你。” “是啊,不全在我,可我,还是错了,温宁。” “公子,我在。” “拦住他们!” “……是!”温宁迅速向众人冲去,魏无羡颤着音道:“温宁,这是最后一个命令了,今后,你,自由了。”


        魏无羡看着那些人,无声的笑了,呐呐道:“我啊,从来,就,没有,想,回来过!被献舍了,我也想抛弃以前,好好的活着,可是啊,我,始终,只能是,魏,无,羡啊……这个世界,还是,如此的,不欢迎,我啊,既然如此,那就,都,带走吧,魏无羡,这个人,他所创造出来的东西,所有因他而诞生的东西,全部,都带走吧,就让,这个人,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吧……再见了,再也,不见!” 说罢,他拔出随便,对着脖子狠狠地一划,“啪嗒!”随便掉落在地上,魏无羡脖子上流出的血诡异地在魏无羡身下形成一个奇怪的阵型,而正在拦住围剿的人们的温宁突然停下了动作,他猛地看向魏无羡那里,只看见了魏无羡倒下的身影,“公子!” 他想冲过去扶住魏无羡,可,周围都是挡住他的人,而且,他的身体,开始消失了,他就这样,消失在众人面前。


        “魏婴!”蓝忘机御剑赶到时,就看见,魏无羡自刎的样子,他疯了一样向魏无羡奔去,可,也没接住魏无羡倒下的身影,他抱起魏无羡的身体,抚摸着魏无羡的脸颊,颤着音道:“魏婴,魏婴,魏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魏婴……”


        “忘机……”蓝曦臣走向前,担忧的看着蓝忘机,“忘机,我们,回姑苏,可好?”他伸手,想将蓝忘机带走,“啪!”蓝忘机挥开了蓝曦臣的手,他抬起头,静静地看着蓝曦臣,尽力保持平时的声音,道:“兄长,我,不会,回,姑苏!你们,让,叔父,来,引开,我,然后,来,对付,魏婴,我,不会,原谅,你们!请,带着,你们的人,离开,乱葬岗!这里,不,欢迎,你们!” “忘机?” “离开这里!”

 

        江澄呆呆地看着魏无羡的尸体,又一次,他送走了,他的兄弟,在同一个地方,他伸出手,想碰碰他的兄弟,他唯一的兄弟,“啪!”蓝忘机同样挥开他的手,江澄看着蓝忘机,沉默了一会,他将怀中的陈情拿了出来,放在了魏无羡身上,转身带着他的人走了,他大概,知道,蓝忘机要做什么了,他永远无法做到蓝忘机那样,所以,他和魏无羡才会分道扬镳,还请,你们在那个世界能够……


        后来赶到的金凌等人,有些茫然,蓝思追急忙奔到魏无羡身旁,颤着手抚摸着魏无羡的脸颊,颤着音说道:“魏前辈!为什么会这样?含光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 “思追,回去!” “含光君?” “回去吧,回姑苏去,你,要记住,你,只是蓝愿,只会是蓝思追!其他的,皆与你,无关!” “含光君……蓝愿……记住了……” 蓝思追向着蓝忘机和魏无羡行了个大礼,道:“含光君,魏前辈,保重!”


       等到乱葬岗,只剩下蓝忘机和魏无羡时,蓝忘机轻轻抚摸魏无羡的脸,道:“魏婴,等等我。我们,一起,回家!”话落,蓝忘机抱着魏无羡,自爆了。陈情、随便、忘机琴,避尘静静地躺在地上,“咔嚓,咔嚓……” 它们,自毁了,这片土地上只剩下一片又一片的灰尘……还有一声无息的“对不起……”


       之后,魏无羡遗留下来的东西,关于鬼道的手稿也好,他的衣物也好,他乱涂乱画的草稿也好,只毁了一半的阴虎符也好,全部,都在魏无羡离去后,被一团不明的火焰烧毁了,一点,也没留……


       黄泉路上,魏无羡、蓝忘机和温宁看见了宋道长、晓道长和阿箐,魏无羡愣了一下,随后又反应了过来,一脸歉意看着他们,道:“那个,抱歉啊。” 宋道长看着他,摇了摇头说:“无碍,这,不妨,也是一个解脱。” 晓道长笑了笑,摸了摸魏无羡的头说道:“错不在你,还有,谢谢你。”


       他们走到一个岔路口,魏无羡把蓝忘机和温宁推到宋道长那边,“魏婴?” “公子?” 魏无羡笑了笑,指着其中一条黑漆漆看不清前方的道路说道:“我啊,只能先去那里,在那里待够了,才能,去其他的地方,才能,重新轮回。” “我陪你。” “噗!蓝湛,那里,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啊。” “我陪你!” “蓝湛……” “公子,温宁也去,温宁也伤害过很多人,那里温宁应该也能去的。” “那里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怎么一个两个都要去?就算,你们这么说,也是,去不了的啊。” 魏无羡站在那条路上,向他们挥了挥手,说道:“你们还是在外面等我吧,我一定会出来的。”蓝忘机向前一步,紧紧地抓住魏无羡的手,看着他,道:“我陪你。” “蓝湛啊,你真是,随你啦,若你能进去的话。”


        温宁向前走了半步,却被挡了下来,他无措地看着魏无羡:“公子,温宁,过不去……” 魏无羡摆了摆手,说道:“过不来,不挺好的吗?温宁,你就和小师叔他们一起吧,说不定还能看到温情呢?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晓星尘等人向魏无羡行了行礼,道:“万事请小心,希望哪天,我们能再次重逢。” 魏无羡和蓝忘机回礼,道:“一定!”


       魏无羡看着他们远去,回头看着蓝忘机道:“蓝湛,你可悔陪我来到这里,可悔同我犯下这滔天大错,可悔……” 蓝忘机不等魏无羡说完,一把抓住魏无羡的手,看着魏无羡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悔!我,只,悔,没,有,一,直,待,在,你,的,身,边,只,悔,没,有,保,护,好,你,只,悔,没,有,早,早,地,告,诉,你,我,的,心,意。”蓝忘机抵着魏无羡的额头说道:“魏婴,我,心悦你。”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笑盈盈地说道:“巧了,我也是,蓝湛,你的大恩大德,我无力回报,以身相许,你可要?” “要!” “那,今后,请多指教~” “嗯!”


       魏无羡和蓝忘机一同向前走去,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何其有幸

*献给魏无羡的生日贺文

*人物归墨香,occ归我

*再次祝羡羡,生日快乐!


        今天是平常的一天,蓝忘机如平常一样卯时起,像往常一样千揉万揉怀中的人,想将他叫醒。魏无羡蹭了蹭蓝忘机的下巴,懒洋洋地说道:“蓝湛~昨晚我赶稿赶到很晚~让我多睡会嘛~”说完后,还在蓝忘机的脸上“啾”了好几下。


        蓝忘机无奈地看着又睡过去的魏无羡,轻轻地叹了口气,低头在魏无羡的额头亲了一下,轻声道:“魏婴,早安。”


        蓝忘机将魏无羡缠在他身上的手与脚扒拉下来,并将魏无羡摆成标准的蓝氏睡姿,用被子把魏无羡裹成粽子,确保一丝风都进不去。他,起身,穿衣,洗漱完毕后,走进了厨房,做了两份早餐,一份清淡,一份红通通的。蓝忘机吃完早饭,将属于魏无羡的那份放进了微波炉里,并调好了时间与温度,微波炉的电源灯并未亮着。蓝忘机走进卧室,拿起公文包,走到床前,俯身,在魏无羡额头上落上一吻,轻声道:“魏婴,我上班去了,早饭在微波炉里,记得要吃。” “唔~知道了~路上小心~” 蓝忘机的嘴角微微上扬,轻声应道:“嗯。”


巳时

        “哈~”魏无羡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揉了揉眼睛,下床,穿鞋,一路飘到浴室,洗漱完毕,又一路飘到厨房,打开微波炉的电源,随后走进卧室,将睡衣脱下,换了一身休闲服,用红色的发带将长长的头发绑起,慢悠悠地向厨房走去。


        “叮!”饭热好了,魏无羡带上放在微波炉旁边的隔热手套,将早饭拿了出来放在餐桌上,他脱下手套,开始吃饭。吃完后,魏无羡将碗筷洗好并摆好,随后,他走进书房,整理好他的画稿并装订好放进袋子里,之后再检查他的相机,画稿放进包里,相机挂在胸前,背上包,走到大门口,穿上鞋,出门了。


        魏无羡悠闲的走在去交稿的路上,迎面碰上了刚买完菜回来的江厌离,“师姐!” “阿羡?”江厌离愣了一下,随后笑道:“阿羡,早上好!” “早上好,师姐!咦!”魏无羡眼尖地看见了埋在一堆菜中的莲藕,开心道:“师姐,今晚有莲藕排骨汤吗?” “对啊。” “我要喝!” “欢迎阿羡过来哦。” “万岁!”魏无羡高兴地蹦了一下,因为一些原因,他已经好久没喝到师姐做的莲藕排骨汤了,虽然蓝湛做的很好喝啦,但是,还是很想再喝一次师姐做的汤呢,“啊,对了!师姐,我能给你拍张照吗?” “当然可以啊。” “咔嚓!”


        与师姐道别后,魏无羡低头欣赏着相机里的照片,走着走着,不小心撞到一个人。“谁啊!走路不看前面的啊!” “啊,抱歉抱歉,咦?”魏无羡撞到人后连忙道歉,抬头一看,“金凌?”金凌摸着被撞疼的头不由得骂了一声,等他看清是谁后,愣了一下:“大舅?” “你怎么在这里?(×2)”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魏无羡伸手揉了揉金凌的头,将他从上扫到下,金凌见他的眼神越来越诡异,一巴掌打下魏无羡的手,不满道:“别揉了,头发都被你揉乱了!还有,你那是什么眼神!” “嘿嘿!”魏无羡“嘿嘿”了几声,金凌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炸着毛道:“你,你笑什么?!”魏无羡一手揽过金凌,笑眯眯道:“金凌啊~穿得这么好看,是打算和思追儿去约会吧,说起来,思追儿好像就住在这附近呢~”金凌一手打开魏无羡的手,红着脸道:“才,才……”


        金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声音打断了,“阿凌,魏叔叔?” “哟!思追儿,早啊~” “呃……”蓝思追尴尬地说道,“魏叔叔,这,不早了吧?” “这都快中午了,哪里早了!”金凌像是找到一个可以反击的话题,立马怼了过去,说完,立马缩到蓝思追的背后去了,只露出个头来。魏无羡看着金凌样子“嘿嘿”地笑了几声,拿起相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金凌像是炸了毛的猫,一下子从蓝思追背后跳了出来,道:“你,你干嘛?!” 魏无羡晃了晃手中的相机道:“照个相啊。”蓝思追一把拉住金凌,说道:“魏叔叔,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话音刚落,金凌拉着蓝思追立马溜了。“咔嚓”一声,魏无羡将他们的背影拍了下来,看着他们的背影,感叹道:“年轻真好啊!”


        “叮铃铃!!!” 魏无羡拿出放再包里的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来电人疑惑道:“江澄给我打电话干嘛?”他按下接听按钮,江澄的咆哮声从手机中穿来:“魏!无!羡!你!现!在!哪!里?!”魏无羡揉了揉耳朵,说道:“我在路上啊。” “魏无羡!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啊?” “今天十点要交稿。” “对啊。” “呵!现在已经十点半了,知不知道!!!” “啊?” “我给你十分钟,十分钟后我见不到你人,今晚姐做的汤,你!就!别!想!喝!了!” “不!江澄,你不能这样!!!” “还有九分钟。” “我马上就到!!!” “嘟嘟嘟……” 魏无羡把手机塞进包里,撒腿就往公司跑去。


        九分钟后,魏无羡踩着最后一秒,赶到了公司。江澄站在公司门口,看着气喘吁吁的魏无羡,冷笑道:“呵!可以啊,竟然赶到了。” “那,那是。” “稿子呢?” “包,包里。” “哼!跟我走吧。”


办公室里

        魏无羡大口大口的喝着水,江澄坐在一旁检查稿子。“呼~活过来了!怎么样?江澄,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就打算这么完结了?” “不可以吗?” “随你,反正到时候被粉丝们围攻的不是我。” “没事没事,这个结局在我看来,是最合适的一个了。” “那你下一次打算画什么?” “没想好,这个又不能急嘛~” “呵!随你。稿子我拿去上传了,等上传完了,一起去吃个午饭。” “OK,OK~”


餐厅

        江澄和魏无羡碗里都是红通通的,魏无羡的还要更红一些,江澄碗里好歹能看出除了辣椒以外的菜,但是魏无羡的就只有辣椒了。两人面不改色的吃着碗里的菜,两人吃完后,江澄问道:“待会你打算去干嘛?” “到处逛逛吧,事实上,我对接下来画什么有点想法了,但,具体画什么,我还没想好,四处逛逛,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灵感。” “别画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上次就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会了,不会有下次了。” “那就好,路上小心。” “嗯,江澄,你也要注意休息,不然,蓝大哥可是会心疼的哦~~” “滚!!!”魏无羡对着江澄做了个鬼脸,立马就溜了。江澄看着魏无羡溜走的背影,狠狠地磨了磨牙:“看在今天你是……的份上,放过你这次,下次,呵呵!”随后他摸摸了有些发红的耳朵,心想:今天早点下班吧,我才,才不是因为蓝涣呢,哼!


        魏无羡跑出餐厅后,去了公交车站,搭上了去母校的车,先是去了云梦小学逛了一圈,拍了一堆学校的景观和教学楼的照片,之后去了云梦中学(初中部),也拍了一堆照片。魏无羡来到云深中学(初中部)某处围墙下,回想着与蓝湛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时他去云深当交换生(为什么初中会有交换生,我也不知道,剧情需要╮( ̄▽ ̄)╭),三千条校规他那时没看几条,溜出去买了几瓶天子笑,翻墙的时候碰到了夜巡的蓝湛,那时他说了句:“天子笑,分你一瓶,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蓝湛回了句:“云深禁酒。” 他说:“你们云深有什么不禁的啊?” 蓝湛要他看校规,他说不看,然后他站在墙上喝了瓶天子笑,再后来,他们打了起来……

       

        “噗!那时的蓝湛还是个小古板呢~逗起来可有趣了呢~”魏无羡想着那时场景笑出了声。他看着旁边的树,这是棵大树,有不少的树枝伸进了围墙里,那时他就是从这里翻进去的,他歪头想了想,爬了上去,爬到与围墙持平的地方,眺望远处,心中有点可惜道:今天我要是翻进去了,蓝老头随后就会对我一通念,然后去罚蓝湛,蓝老头怎么这么精了呢?难道真是“姜,还是老的辣”吗?唉~~


       “魏婴。”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下面传来,魏无羡一愣,连忙往下面看,“蓝湛?”蓝忘机站在树枝下方,伸出手来,说:“魏婴,下来。”魏无羡愣了愣,然后扬起灿烂的笑容,将相机随手塞进包里,往下一跳,跳进了蓝忘机的怀里,蓝忘机紧紧的抱住魏无羡,魏无羡环着蓝忘机的脖子,笑道:“蓝湛,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去公司上班了吗?” “嗯,我来这里参加一个讲座。” “这样啊,那,蓝湛,能带我参观一下吗?” “好。”


        魏无羡从蓝忘机怀里出来,拿出塞进包里的相机,将那个地方拍了下来,相机随手挂在了脖子上,牵住蓝忘机的手,说道:“蓝湛,我想去我们以前上课的教室看看。” “好。” “还有我们待过的宿舍。” “好。” “学校的田径场,我记得我参加过一次校运会的,好像报的是100米和200米。” “嗯。” “对了,蓝湛,我之前去了云梦小学和云梦中学,它们…………”魏无羡balabala地说着,蓝忘机安静的听着,时不时应一声,他们走在小道上,阳光洋洋洒洒地落在他们身上,两个人与两个人的影子都依偎在一起,永不分离。


        傍晚,蓝忘机看了看手表,对意犹未尽的魏无羡说道:“魏婴,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回去了。” “好~蓝湛,我们去师姐家吧,师姐今晚做莲藕排骨汤,可好喝了~我好久都没喝过了,蓝湛,你若喝过了,一定会喜欢的!当然啦~蓝湛你做的也很好喝~”


        魏无羡坐上车,过了一会儿,他觉得车窗外的景色不太对,问道:“蓝湛,我不是说去师姐家吗?这个方向好像不是去师姐家的方向啊。” “金夫人在江家大宅里,大家都在那里。” “啊?” “江澄应该有给你发消息。” “啊?” “兄长说的。” “哦。”魏无羡翻出包里的手机,一看,江澄发来一条消息“魏无羡,今晚来大宅吃饭!不来的话,姐做的莲藕排骨汤就不给你留了!!!”魏无羡看着这条消息“哼哼”了两声,撇着嘴道:“江澄就会用这个来威胁我,以前也是这样,到时候把他的排骨全抢了!哼!啊,对了,蓝湛,你刚刚说大家都在那里是什么意思啊?都跑去大宅干嘛?聚餐?今天聚什么餐啊?哦~今天万圣节,不对啊,万圣节聚什么餐?今天还是周三呢,明天不是要上班,要上课的吗?这个时间选的可真不好~” “很好。” “啊?” “这个时间很好,今天也很好。” “???”魏无羡一脸懵逼的看着蓝忘机,他怎么觉得他好像有点听不懂蓝湛说的话?错觉?


江家大宅

        魏无羡和蓝忘机到了江家大宅的大门口,蓝忘机按了按门铃,“谁?” “兄长,我和魏婴已经到了大门口了。” “是忘机和无羡啊,已经给你们开门了,有无羡在,我想应该不需要引领人了吧。” “嗯。” 魏无羡牵着蓝忘机的手微微用了几分力,蓝忘机默默地回握过去,两人一起走进大宅,两人穿过一片荷塘,走到一栋极具古风的房子面前,魏无羡看着面前房子,面色复杂,他看了看蓝忘机,蓝忘机看着他,轻声道:“去吧。”

       

       魏无羡深呼吸一口气,向前走去,按了按门铃,“叮铃铃~~” “咔嚓” 门开了,蓝忘机轻轻地推了一下魏无羡,魏无羡被推得向前迈了一步,“碰”的一声,彩带落在魏无羡头上,门内的人们和魏无羡身后的蓝忘机齐声道:“魏无羡(魏婴)(无羡)(阿羡)(大舅)(魏叔叔)生日快乐!!!”


        魏无羡看着面前的一切,看了看身后的蓝忘机,泪水突然模糊了双眼,他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颤着音道:“谢谢,谢谢,真的谢谢……”到了后面,他已涕不成声,他用手不停地擦着眼泪,泪水越擦越多,蓝忘机一把将他拉入怀中,让他哭个够,让他好好的发泄给够,大家都沉默着,江澄别过头去,蓝曦臣环着他,轻声安慰着。


        不知过了多久,魏无羡吸了一下鼻子,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笑道:“今天我生日,把寿星堵在门口不好吧。” “呵!明明是你自己站在门口不进来。” “嘿,江澄,你讨打是不是?!” “来啊,我就不信了,我还打不过你!” “好啦好啦,阿澄阿羡,过来喝汤吧。阿羡,师姐用莲藕排骨汤做了长寿面的汤底,过来吃吧,再不吃,面要干了哦。” “来啦(×2)” “你们也来吧,我做了很多。” “好。(×n)”

       

        金凌凑到吃完面的魏无羡面前,有点扭捏的问道:“大舅,这个生日宴会,你喜欢吗?” “喜欢,相当喜欢!谢谢你们。” “不,不用。”金凌微红着脸跑了,拿蓝思追挡住魏无羡的视线,魏无羡看着金凌的动作有些无语,有些好笑。蓝景仪拿着蛋糕跑到魏无羡面前问道:“魏叔叔,蛋糕吃吗?” “吃啊,对了,大家都过来一下,我们拍张照吧。” “好。(×n)”

      

        魏无羡摆弄好他的相机,放在刚刚江澄找出来的三脚架上,一溜烟跑到蓝忘机的旁边,“咔嚓”一声,大家的笑容都被留了下来。


        之后,魏无羡将那张照片画成了画,上传到他的微博中,并留言道:何其有幸,遇见你们,遇见你!

图片里:忘羡居中,曦澄居右,轩离居左,小朋友们蹲在忘羡前……


夭寿了,夷陵见狗怂不怂了!!(又名:蓝氏双壁依旧泡在醋坛子里)

私设双杰和好了,忘羡、曦澄、追凌已经在一起了
人物归墨香,ooc归我
一发完

今天在云深不知处召开的清谈会结束后,江澄带着金凌,抓着在清谈会上忙来忙去的蓝思追问道:“蓝思追,魏无羡那家伙呢?这几天怎么没看见他?别跟我说他不在,蓝忘机都在这里,他不可能不在!”

蓝思追一脸纠结的看着江澄,有些无奈道:“江宗主,魏前辈在养狗。”

“哈?魏无羡?怎么可能!那个见狗怂在养狗?你在逗我呢!” 不仅是江澄不信,站在江澄旁边的金凌也不信。其实蓝思追也不信,可这就是事实,思追很无奈啊。“江宗主,金宗主,我带你们去看,你们就会信了。”

后山

江澄看了看四周,说道:“这里不是后山吗?”

“是的,因为数量有点多就暂时养在这了,这附近也没有什么人来,对魏前辈来说,也方便一点,安全些。”

江澄听到蓝思追的话有些疑惑道:“方便?安全?”

蓝思追和金凌一僵,蓝思追看了金凌一眼,金凌的脸色有些发白,蓝思追苦恼的想着:怎么办?魏前辈再三叮嘱过,说不要告诉江宗主,说漏嘴了,怎么办?唔,魏前辈应该就在这附近了吧,江宗主不是要找魏前辈吗,把江宗主丢给魏前辈,我带着阿凌偷偷溜走吧。嗯,就这样!

江澄见蓝思追不回答自己的问题,眯着眼睛看着蓝思追,到没有注意金凌的脸色,蓝思追努力忽视江澄的审视向四周看了看,指着某处毛团子山说道:“江宗主,魏前辈就在那!”

江澄见蓝思追转移话题冷“哼”了一声,便向他指着的地方看去,愣住了,金凌觉得舅舅的脸色有点怪,好奇地看过去,也愣住了。

不远处,魏无羡坐在草地上,努力地把身上的毛团子们往下拨,一边拨一边说道:“哎,哎,别上来了,别上来了,小小的一只,是不重,但你们都往上爬,那可就有点重了,来,下去几只行不行?”

不知毛团子们是不是听不懂,一边往魏无羡怀里拱去,一边把自己的同伴挤开,还有一两只踩着同伴想扑在魏无羡脸上,魏无羡连忙把那两只毛团子提开,放在地上说道:“哎,哎,别扑脸,别扑脸,我是无所谓啦,但要是蓝二哥哥看到了就不好了,你们不想被丢出云深不知处吧,乖乖的哈。”

毛团子们听到后,都不扑脸了,个个往魏无羡怀里挤去,魏无羡无奈地摸了摸手边的毛团子,说道:“你们啊,只听自己想听的是不是?算了,哎,我放在边上的篮子呢?你们把它挤哪去了?把它推过来,我有点饿了。”

靠近篮子的毛团子们把篮子魏无羡推过去,挡路的几只也迅速让开。

魏无羡碰到了篮子,他摸索了一会儿,才碰到盖子,正准备打开时,手被人抓住了,被白布缠着的眼睛那里也被人抚摸着,那人压抑着怒气地问道:“魏无羡!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蓝忘机那浑蛋不是说会好好照看你的吗?他是这么照看的?!”

魏无羡愣了愣,有些迟疑道:“江澄?”

“是我!”江澄没好气地说道。

“江澄,你怎么会在这?”

“怎么,不想让我来?你眼睛都这样了,你还想瞒着我?!”

“呃,不是,没有想瞒你,你不是忙嘛。”魏无羡干笑道。

“呵!”江澄冷笑一声,一把把魏无羡拉起,拉着人就走。

“哎,江澄你干嘛呢!”

“回莲花坞!”

“回莲花坞干嘛?云深不知处不是在召开清谈会吗?你不去了?”

“不去了!”

“噗~”

“魏无羡你还笑!”

“我眼睛没事,不小心被邪祟伤到了,养几个月就没事了。”

“这叫没事?都要养几个月了,还算没事?魏无羡,你的有事是不是你瞎了,才算有事?!还有什么叫不小心被伤到了,以你夷陵老祖的身手,什么样的邪祟才能伤到你?!”

魏无羡很无奈,但把实情说出来吧,金凌恐怕真的会被打断腿,蓝湛,不好意思哈,看来你只能背上这个锅了,等我伤好了,一定让你尽兴行不行?可,现在蓝湛本来就很生气了,呜~我的老腰不保啊(╥ω╥`) 

一旁的金凌突然拦在了江澄前面,江澄皱着眉看着金凌问道:“金凌,你干嘛?!”

两侧的衣服都被金凌抓皱了,他看了一下身后的蓝思追,蓝思追看见金凌拦住江澄的行为愣了一下,随后想到了什么,对看过来的金凌笑了一笑,轻声道:“阿凌,加油。”

金凌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江澄说道:“舅舅,大舅的伤是为了护住我才伤到的,跟含光君没关系,夜猎的时候含光君不在,邪祟也没有多厉害,是我轻了敌,也没有提前做好准备,导致多只邪祟向我扑过来时没反应过来,大舅为了护住我,在斩杀邪祟时不慎被邪祟的毒素沾到眼睛,我,我……”

“金凌!”

江澄气的想拿紫电抽他一顿才好,魏无羡听完金凌的话后便觉得不妙,死死地拉住了江澄,开口道:“江澄啊,金凌他已经知道错了,金凌你说是不是?”

金凌被江澄的表情吓到了,连忙躲到蓝思追身后去了,只露出个头来,听到魏无羡的话后,死命的点头,生怕江澄一紫电抽过来。

江澄气笑了,看着金凌冷声道:“金凌,你告诉我,你在夜猎的时候被魏无羡救了多少次?哪次不是因为细微的差错导致的?每次夜猎过后你有没有好好反省一下你自己犯下的错?有没有去改正它?不要总觉得我们会在危机关头救下你,我们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也不是每次都能把你救下,万一哪次你出事,我们不在,你不想着怎么自救还等着有人来救你吗?!这次有魏无羡给你挡下,那下次呢?蓝思追吗?!看着他们因你受伤,你难道好受吗?!”

魏无羡皱了皱眉说道:“江晚吟,你教训归教训,话说得这么难听干什么?”

“他现在是一名家主,他的所作所为影响着他的下属和身边的人,我只是告诉他,他在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会害死自己身边的人!”

魏无羡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那你也把话说好听点啊,你看,金凌都要被你吓哭了。”

“不说狠点,他不长记性!还有,你少护着他,他这样,都是你惯的!”

“哎,什么叫做都是我惯的?!说的好像你没惯他似的!再说了,别忘了,金凌不是我养大的,是你养大的,金凌长成这样,那不都是因为你?!”

“呵!不知道是谁,听到金凌要去夜猎,就巴巴的跟过去,最近金凌去夜猎,哪次没有你?!”  

“呵!说的好像你没去似的,我没回来之前,你不也是跟在金凌身后,偷偷地帮个忙,不让人知道啊!”魏无羡忙着和江澄斗嘴,向蓝思追摆了摆手,让他们赶紧走,蓝思追行了行礼,拉着金凌就跑,不一会儿,人影都不见了。

江澄见他们跑了也没理,皱着眉说:“你的眼睛……”

魏无羡松开拉着江澄的手,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摆了摆手说道:“没事,那邪祟的毒素不厉害,就是清理毒素有点麻烦,得一点一点的来,为了不让眼睛二次创伤,才把眼睛蒙起来的。”

“啧!”

“哎,江澄,你帮我把篮子拿过来呗,本来就有点饿了,还要陪你闹上一通,啧!”

江澄翻了个白眼,拿过篮子,掀开盖子,坐到魏无羡旁边,拿起一块糕点送到魏无羡嘴边,没好气道:“张嘴。”

魏无羡一口吞掉口边的糕点,边嚼边说道:“我可以自己来的。”

“得了吧!”江澄嫌弃地看了魏无羡一眼,望着脚边的不知何时凑过来的毛团子们,拿起一块糕点自己吃了下去,“你之前不知道摸了这些毛团子多久,脏死了!”

“那你刚刚还抓了一下我的手呢,不脏啊!”

“我只用了一只手,另外一只手还是干净的。”

“切!”江澄拿着糕点塞进魏无羡嘴里,狠狠地说道:“喂你吃,你话还这么多!”

“唔!唔!唔!”魏无羡费力地将嘴里的糕点吃完,气道:“江晚吟!”

“哼!”

江澄看着往魏无羡怀里钻的毛团子,不怀好意地问道:“魏无羡,你知道,这些毛团子是什么吗?”

“不知道啊,蓝大哥说,他们是暂时养在这的。哎,江澄,再喂我一块糕点呗。”

江澄拿起一块糕点送到魏无羡嘴边,等魏无羡吃下,自己再拿起一块吃,另一只手摸着毛团子,道:“蓝涣有说,他们为什么要暂时养在这吗?”

魏无羡歪头想了想回答道:“好像是因为有哪个家族在斗犬,被发现了,这些是在那个家族里发现的,还,是不可能还,但又不知道有谁愿意养,就先养在这咯。”

“那你为什么在这?”

“唔,这不是因为我看不见嘛,蓝湛这几天事挺多的,蓝老头不管事了啊,都交给蓝湛管了,我又无聊,蓝湛养的兔子看见我就跑得远远的,这几只毛团子不怕我,任我怎么玩都不跑,而且还挺通人性的,我就待在这咯。”

江澄意味深长地看了魏无羡一眼,啧,从斗犬场来的毛团子,除了是狗以外还能是什么,这都没发现?不过嘛,他不打算告诉魏无羡,他玩了这么久的毛团子是狗,啧啧,等魏无羡眼睛好了,那表情一定很精彩!

魏无羡不知江澄的打算,他咽下口中的糕点,说道:“唉,金凌可真可怜,那次夜猎后被蓝湛吓到,后来,蓝大哥和蓝老头好像也训了他们一顿,今天又你这么被一顿骂,啧啧。”

江澄皱了皱眉问道:“蓝涣也训了他?”

“嗯,大概是被我那个鬼样子吓到了吧,听景仪说,我那个样子挺吓人的,毕竟身上都是血嘛,是有点吓人。”

江澄狠狠地瞪了魏无羡一眼,磨牙道:“不是只伤了眼睛吗?血是怎么回事!”

“呃……”魏无羡一僵,暗道不好,说漏嘴了,打算转移话题,“那个,江澄啊……”

“不许转移话题!”

“呃……好吧,那次夜猎的对象的确不算有多厉害,但它的数量有点多,我又没带陈情,但我带了随便。我不是练出金丹了嘛,好久没用随便了,就想试试,那时没想到邪祟会有那么多,身上才会被邪祟伤到,救下金凌时又被伤到眼睛,又是多了几处伤,等突围时,我们身上都是伤,都是血。”

江澄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平时那么聪明,那时怎么就犯了蠢?!”

“哈,哈。”魏无羡干笑着。

江澄沉默了一会,问道:“你的伤,没事吧。”

魏无羡愣了一下,笑道:“没事,都是皮外伤,涂上药,过几天就好了。哎,江澄,你干嘛呢!”

江澄觉得自己不应该问的,直接看不就好了,于是上前直接把魏无羡的衣服给扯了下来,不过,他没看到伤口,因为脖子以下都是绷带,缠得结结实实,手臂也缠上了绷带,下面也不用看了,肯定也被缠上了绷带,但这也意味着,魏无羡伤得很严重,就算只是皮外伤,那也表示伤有很多道,那次夜猎到底有多严峻?江澄皱着眉沉思着。

魏无羡半天都没等到江澄的反应,伸手戳了戳江澄,好笑道:“我说江澄啊,你盯着我这一身的绷带也看不出什么花来,能别盯了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呵!你以为我想看啊!”江澄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伸手正要把魏无羡的衣服拉上去时,身后冷不丁的传来一声“晚吟,在干嘛呢?(^_^) ”江澄一僵,突然觉得腰有点隐隐作痛,猛得向身后看去,只见不远处站着蓝氏双璧,两人的脸色有点黑,空气中好像有股酸味,江澄暗道声不好,完了,这下可真分不清他们了,腰有点痛,唔,刚刚就应该直接回莲花坞的,这下好了。

魏无羡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听到蓝曦臣的声音后,扬声道:“蓝大哥,你在的话,蓝湛也在吧,你们的事忙完了吗?”

蓝曦臣微笑道:“今天的已经忙完了,听思追说,晚吟在这,便和忘机一起过来了。”

蓝忘机狠狠地瞪了江澄一眼,上前把魏无羡的衣服拉好,将魏无羡整个人抱在怀里宣示主权,江澄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走到蓝曦臣身边问道:“听思追说?你看到金凌他们了?”

“嗯(^_^) ”

“那,那金凌……”

“我们看到他们时,金凌的眼睛有点红,好像是哭过,不过,气色挺好的,思追带他去彩衣镇了。”

“那就好。”

“晚吟,用餐时间到了,我们回寒室吧。”

“啊?哦。”江澄话音刚落就被蓝曦臣拉走了。

“二哥哥,我饿了,我们回静室吧。”

“嗯。”

蓝忘机抱起魏无羡,扫了一眼围过来的毛团子们,毛团子们的毛都炸起来了,转身就跑,蓝忘机没理跑了的毛团子们,把篮子拿在手里,向静室走去。

魏无羡摸了摸蓝忘机的脸问道:“二哥哥,你,还在生气啊?”

“没有。”

“噗!明明就是还在生气,好啦好啦,别气了好不好?”

“魏婴。”

“嗯?”

“我也会怕。”

“嗯,我知道啊,我也怕啊,怕自己再也不见到二哥哥了,所以,我拼了命也想回到二哥哥你的身边啊,蓝湛,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待在你身边,一直赖着你,赶都赶不走。”

“不会赶你。”

“噗!嗯嗯,二哥哥你真好!”魏无羡蹭了蹭蓝忘机的脸,笑意满满,“蓝二哥哥,我们快点回到静室吧!”

“好。”

蓝忘机抱着魏无羡走在回静室的小道上,夕阳不知何时照在了两人身上,小道上的树随着风轻轻摇动着。

时间回到蓝思追拉着金凌跑的时间线上,蓝思追拉着金凌跑到自己的住处,开门,进去,随手关上门,把金凌按在椅子上,转身去倒水。

蓝思追拿着倒好水的杯子向金凌走去,轻声道:“阿凌,要不要喝口水?”

金凌低着头摇了摇头,蓝思追蹲在金凌面前,双手捧起金凌的脸,看着他,轻轻地擦拭掉金凌眼边的泪水,轻声道:“阿凌,你在为江宗主的话伤心吗?”

金凌摇了摇头,他看着蓝思追,问道:“为何大舅不怪我?因为我的过错,导致大舅眼睛看不见,腿脚不能行走,哪怕这只是暂时的,大舅不怕吗?”

“魏前辈让你起来的时候,他说过吧,若是他这次所受的伤能让你得到一次教训,也无妨,魏前辈是个温柔的人呢。”

“可,可我每次看到他的样子,听到他不在意的言语,我,我就觉得好难过。我,我宁愿他大骂我一顿,打我一顿,也,也比现在这样好。”

金凌扑到蓝思追怀里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为什么他总顾忌别人的感受?明明是他受伤了,为什么还要来安慰我?不过是被教训几顿罢了,我又不是没被教训过,舅舅说话难听我从小就体会到了,忽略掉他那些不好听的话,只去感受他话里的情感,我早就会了!明明犯错的是我,受伤的人是他,为,为什么还要来安慰我?!”

蓝思追轻轻地抚摸着金凌的头,轻声道:“因为魏前辈是个温柔的人啊,阿凌。人总是会犯错的,但只要你能改正它,大家也不会怪你的。只要阿凌保证今后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会没事的。”

金凌抽了抽鼻子问道:“真的?”

“嗯。”蓝思追擦拭掉金凌脸上的泪水,额头抵着金凌的额头,轻声道,“我会监督你的,所以,不要担心,我们一起去改掉那些坏习惯,好不好?”

“好。”

“那,阿凌,现在先把自己整理好,我带你去彩衣镇吃东西,好吗?”

“嗯。”

两人将自己收拾好,便打算去彩衣镇了,路上碰到了蓝氏双璧,行礼:“泽芜君!含光君!(×2)”

蓝曦臣看了看他们俩微笑道:“你们这是打算去哪?”

“回泽芜君,我想带阿凌去彩衣镇看看。”

“去吧,在规定的时间内回来即可。”

“多谢泽芜君!”

“啊,对了,既然金凌在这,请问,晚吟在哪?”

“江宗主在魏前辈那。”

“多谢!”

蓝曦臣侧头看着蓝忘机轻笑道:“忘机,我和你一起去后山吧。”

“好。”

然而,等两人到后山时,蓝曦臣的笑脸挂不住了,蓝忘机不停地释放冷气。

双杰日常互怼有了,可,晚吟为何要喂无羡吃东西?我都没有被喂过!晚吟,你扯无羡的衣服干嘛?!哦,是为了看伤啊,我忍,不,忍无可忍!晚吟,你都没有对我这么主动过!于是蓝曦臣上前问道:“晚吟,在干嘛呢?”

回到原来的时间点上,江澄用完餐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想了想,嗯?等等!金凌上次夜猎好像是在上个月吧,也就是说,魏无羡受了那么久的伤,没一个人告诉我?! 

蓝曦臣看着江澄变来变去的脸色,心想:晚吟真可爱啊~

江澄眯着眼睛看着蓝曦臣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蓝曦臣,魏无羡上个月受的伤,我这个月才知道,而且还是我自己发现的,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呃……晚吟你那段时间事情不是挺多的吗?而且他伤得不是严重啊。”

“呵!不严重?不严重的话,你和你叔父怎么会训斥金凌?!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蓝曦臣有些为难,一脸纠结的看着江澄,江澄看着蓝曦臣的表情挑了挑眉,问道:“魏无羡不让你们说?”

“这到没有。”

“那为什么不说?!”

蓝曦臣叹了口气,说道:“因为金凌消息打探不完善,准备不充分,夜猎过程中分神,导致参与夜猎的所有人员重伤,蓝思追虽早已发信号,但我和忘机距离他们太远,等我们赶到时,他们已经突围了,但无羡重伤昏死了过去,虽就医及时,但毒素早已入侵,现在他眼睛看不见,腿脚不能行走,幸好毒素不强,不然,在突围中就毒发身亡了,而金凌等人也无法突围,等我们赶到时,估计会死了不少人了。若不是有无羡在,若不是毒性不强,他们不会只受一点伤就能从那里逃出来的。”

“他的腿是怎么回事?!”

“因为毒素集中在他的眼睛和腿,不过,只要把毒素清理干净就没事了,腿那里的毒素容易清理,就是眼睛那里有点麻烦。嗯?晚吟,你去哪?”

“去找金凌!”

蓝曦臣连忙拉住江澄,死死地抱着他。

“蓝曦臣,放开我!”

“不放!”

“我只是想找金凌好好谈谈而已!”

“我和叔父已经找他谈过了!忘机也谈过了,无羡他也谈过了,而且,金凌伤好后,自己跪在静室门口,直到无羡醒过来,所以,晚吟,冷静下来,好不好?”

“魏无羡昏迷了多久?”

“快一个月了,前两天才醒过来。”

“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忙的不见影,我们又要准备清谈会,又要找清理毒素的方法,一时忘了。”

“不是说毒性不强吗?”

“毒性是不强,但我们也没有见过,所以在找,昨天才找到清理毒素的方法,晚吟,不气了,好吗?”

“那些邪祟在哪里?”

“晚吟,是想拿它们出气?怕是不能了,无羡出事的当晚,忘机把那些邪祟除得一干二净,渣都不剩,晚吟,若是要出气,拿我出气,不知可不可以?”

“我干嘛要拿你出气?”

“没有及时告知晚吟无羡的事啊。”

“算了,反正今天我也教训过他了,我,是不是有点不讲理?”

“怎么会。”蓝曦臣将江澄转过身,抵着他的额头,笑道,“晚吟怎样都可爱~”

“什,什么可爱!不许把这个词用在我身上!”

“好~好~”

“蓝曦臣,你很敷衍知不知道!”

“我怎么会敷衍晚吟呢~”

“啊!蓝曦臣!你,你干嘛!”

“让晚吟消气啊~”

“消气是你这么…………唔!”

寒室熄灯~

魏无羡伤好了后。江澄在云深不知处门口碰到了刚夜猎归来的金凌等人,“舅舅!” “江宗主。”

江澄看着金凌旁边的仙子,挑了挑眉,抱胸道:“金凌,仙子,看好。”

“我知道!”

然而,他们门口碰到了魏无羡,然后,“蓝蓝蓝蓝蓝湛!!!救命啊!!!有狗啊!!!!”

然而,不见蓝忘机身影,“嗯?含光君呢?”

“刚刚好像下山了。”

魏无羡转头就向后山跑去,边跑边喊“救命啊!”

江澄看着魏无羡跑向的地方有点疑惑,‘魏无羡向后山跑去干嘛?’

于是,江澄怀着好奇的心思向后山走去。

等江澄到后山时,他觉得,他眼睛可能出了点问题,魏无羡眼睛应该好了吧,他还是个见狗怂吧,不然,他不会看到仙子就喊救命,但,眼前这副景象是怎么回事!

魏无羡在干嘛呢?

他整个人都埋进了毛团子堆里,毛团子们都往魏无羡身上挤,仙子“汪汪汪”的过来时,毛团子们全部冲着仙子“嗷,嗷,嗷”的叫着,然后,仙子夹着尾巴跑了,跑了,了。

江澄揉了揉眼睛,他从未觉得仙子如此没用过,几只小奶狗而已,这就吓跑了?真没用!回头就要金凌把它扔了!(然而并没有╮( ̄▽ ̄)╭)

江澄觉得自己有必要问问魏无羡,这是怎么回事!

他走到魏无羡旁边,一把把他拉起来,没好气道:“仙子已经跑了!”

“跑了?”

“嗯!”

“那就好,那就好。”魏无羡拍了拍胸口,看着江澄,问道:“你怎么在这?”

“看好戏!”

“好哇,江澄,你居然不帮我赶狗!”

“呵,它们不是帮你赶走吗?”

“这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魏无羡气鼓鼓地坐在草地上,江澄嫌弃地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江澄开口问道:“你知道它们是什么吗?”

“知道啊。”

“那你为什么不怕?”

“我为什么要怕它们?”

“它们不是狗吗?你不怕?!”

“它们又不是狗,是狼!我干嘛要怕它们?”

“狼?”

“对啊,可爱吗?”

“可爱,不对!它们为什么是狼?”

“为什么它们不能是狼?”

“它们不是从斗犬场所带来的吗?”

“对啊。”

“犬,不是狗吗?”

“是啊,可,狼也是犬类动物啊。”

“……”江澄沉默,沉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澄,你居然以为它们是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这有什么好笑的!”

“不,这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澄青筋暴起,一把推倒魏无羡,然后两人打起来了。

打着,打着,打累了,两人躺倒在草地上,一人抱几只狼玩。

蓝氏双璧过来时,就是看到这么个场景,蓝曦臣微笑着问道:“忘机,那几只狼的归处可找到了?”

“还未。”

“忘机,可以让思追他们一起找,这样快一点。”

“嗯。”

End

天道的惩罚(因果篇(下))
这是后面的部分,终于可以了,心累(๑ó﹏ò๑)

天道的惩罚(因果篇(下))
这是前面部分,后面的待会发。

若是我不在了,你们是不是会幸福一些?(番外)完

“听说了吗?”
“什么?”
“嘿嘿,化丹手温逐流死了!”
“什么!谁干的,这么厉害!”
“是个小孩。”
“小孩?你骗鬼呢!怎么可能!”
“嘿嘿,怎么不可能,那小孩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温逐流杀了,然后就疯了,拿着他父亲的剑,趁温逐流不注意,对着温逐流的腹部就是一剑,把温逐流的金丹给刺没了,随后,刺了温逐流几十剑,生生将人给刺死了。”
“那小孩呢?”
“死了。”
“啊?怎么死的?”
“温家人弄死的。”
“啧啧,真可怜。”
“是挺可怜的,温家的温晁也很可怜呢。”
“呸!他又什么好可怜的!他就是个畜生!”
“嘘,嘘!声音小点,被温家人听到,你就惨了!”
“唔!嗯嗯!!”
“温晁的命根子被那个小孩给切了。”
“什么!这么厉害!”
“温家人听说温逐流被杀了,就去报仇,正好那小孩在埋他的父母,温晁冲上去就是一脚,还侮辱那小孩的父母。”
“温晁简直不是个人!那小孩呢?”
“是啊,那小孩啊,阴森森地看着温晁,拿着手中的剑,趁温晁不注意,切了他。”
“啧啧,温晁就是活该!然后呢?”
“然后那小孩,被打死了。”
“那小孩和他父母的尸体呢?”
“被温家人扔到乱葬岗了。”
“唉~不能把他们找回来,好好安葬吗?”
“温家,我们惹不起啊……”
“唉……”
云梦 莲花坞
江枫眠皱着眉听着下人的聊天,问道:“那个小孩的父母是谁?”下人们突然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吓了一跳,转身一看,“宗,宗主!”江枫眠摆了摆手,“无碍,回答我的问题即可。”“听说是藏山散人他们。”“什么!你们确定?!”“我们不清楚,但外面是这么传的。”“我知道了,你们走吧。”“是。”江枫眠御剑向乱葬岗飞去,江澄看着父亲飞走,连忙从门后出来,擦了擦莫名流下的眼泪,御剑去追江枫眠。
姑苏 云深不知处
“忘机,你想去乱葬岗?”蓝曦臣看着刚刚听到外门弟子谈话的蓝忘机问道。“兄长,可以吗?” 蓝忘机看着蓝曦臣询问道。“我们得去请示一下父亲。”“好。”
“乱葬岗?”蓝宗主听完自家儿子的请示,疑惑道。“是的。父亲可以吗?”“你们去吧,带上两个长老,以防温家。”“是。”“是。”
乱葬岗
江枫眠无奈的看着自己身后的江澄,问道:“江澄,你跟来干什么!”“我,我觉得他们谈论的人很熟悉,可我一点印象也没有。”“江澄,你胆子真大,一个人就怎么跟了过来,也不怕被温家抓走么!”“我……”“算了,没事就好,下不为例!”“是!”“咦,蓝家怎么也来了?”江枫眠看着不远处的几个身穿白衣头戴抹额的人疑惑道,皱了皱眉,上前问道:“不知,蓝家过来有何贵干?”“我们听到外界传言,想过来好好安葬那个小孩和他的父母。”蓝曦臣上前解释道。“哦,这样,看来我们是同样的目的,那一起吧。”“多谢,江宗主。”“这没什么好谢的。”江枫眠摆了摆手。
他们寻找了片刻,蓝忘机和江澄同时找到了,江枫眠看着那两个熟悉的人,恍惚了一下,咬牙道:“温家!”“不知把他们安葬在何处?”蓝曦臣询问道。“他们是我江家人,我想把他们带回去。”江枫眠黯然道。蓝曦臣愣了愣,问道:“江宗主认识他们?”“嗯,他们是我的下属,因发生了点意外,他们离开了江家,没想到会……”蓝曦臣笑了笑道:“那就由江宗主安排了。”蓝曦臣看着扯了扯自己衣服的蓝忘机问道,“嗯?忘机,怎么了?”蓝忘机一脸纠结看着那个小孩,张了张口:“他,我能带回去吗?”江澄看着蓝忘机指着那个小孩询问可以带走的样子炸了毛(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不爽但还是说)“带回去?他又不是你蓝家的,而且把他和他父母分开,你怎么想的!!”“我……”蓝忘机茫然了,他也不知道,但有个声音一直在说带回去,带回去。蓝曦臣看着蓝忘机茫然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忘机,不可。”
最终,他们还是安葬在了莲花坞,虞夫人虽然有些不满,但什么也没说,大概是觉得人都死了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他们安葬后,江枫眠找虞夫人谈了谈话,江澄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第二天,虞夫人心情很好的样子。
之后,温家因这件事找上了江家和蓝家,却被打了回去,然后安分了许多。后来,江澄十五岁那年依旧去了蓝家呆了三个月,但他觉得那三个月太安静了,不仅仅是那三个月从那件事后,他就觉得自己身旁应该有个可以虽然很烦但可以不顾及自己身份随意打闹的人,他很疑惑为什么没有这么一个人也疑惑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可若是有这么一个人他应该会快乐很多。云深不知处没有被烧,但蓝宗主依旧走了,蓝忘机很茫然,他同样觉得身旁太安静了,他觉得他身旁应该有个很吵又喜欢撩他的人,那个人应该很聪明有着和他一样的实力,那个人不喜欢蓝家的饭菜喜欢吃辣的,喜欢喝酒尤其是姑苏的天子笑,他应该很喜欢那个人,但他身旁没有那个人,从头到尾都是他的幻想。温家虽然没有被灭但开始走下坡路了,慢慢的自我灭亡。金光瑶还是被认了回去,虽然还是有人嫌弃他,但他觉得也没什么了,和薛洋一起以恶制恶也挺好的,后来他还是成了金宗主,因为金子轩不喜欢当所以给他了,说到金子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开始对江厌离进行追求,大概追了三年才追到,至于金子勋继续当他的纨绔,有个比他还要恶劣的金夫人金宗主,他也做不出什么事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是没有了撩天撩地的江家首徒,没有了作恶多端的夷陵老祖。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一个少年看着自己面前的光球,“嗯,他们过得很好,这样就好了。”“你呢?”“不知道。”“我挺意外的,其他人在扭转时空后都是直接消亡的,而你还能留下这么点,人,你肯定当不成了,那做个莲花怎么样?”“随意。”“那我就安排了。”“嗯。”
江澄当上宗主时,莲花池开了一朵九瓣莲的红莲,一年四季从未凋零过。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屏蔽,到底哪里有问题啊!!!!!
这篇已经完了,还有一篇小小的写没有羡羡的那个世界的事。

天道的惩罚(因果篇(中))

寒室
蓝曦臣刚洗漱完,就看见蓝忘机踹门而进,“忘机,怎么了?”“兄长,魏婴他……”蓝曦臣看着蓝忘机怀中的魏无羡道:“忘机,你把魏公子放在榻上,我看看,还有,忘机,整理一下你的仪装。”“好。”蓝曦臣看着蓝忘机出去,又看着榻上的魏无羡叹了口气,伸手探魏无羡的脉搏,愣了愣,又探了一次,皱起眉,伸手去探魏无羡的呼吸,“这,这怎么可能!”这所有的信息都在告诉蓝曦臣,魏无羡死了,死的莫名其妙,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的人,第二天就死了?怎么可能!魏无羡一没中毒,二没受伤,怎么就死了?那忘机……
整理好仪装的蓝忘机走了进来,“兄长,怎么样?魏婴他真的……”“忘机,昨晚有发生什么事吗?”“没有,和往常一样。”蓝曦臣深一口气,看着蓝忘机说道:“忘机,魏公子他死了,没有任何病状,没有中毒,没有伤口,走火入魔不可能,就连鬼道反噬都不是,忘机,我没有办法救魏公子,因为他已经死了至少有两个时辰了。”蓝曦臣看着蓝忘机愣在原地,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膀轻声道:“忘机,节哀,我去通知江宗主他们,你……唉~”蓝曦臣走了出去,他看着天,心道:不公啊,这何其残忍,给了人希望又将其夺去,不公啊!
莲花坞
“宗主,宗主!蓝宗主来信说,说……”江澄来着冲进来的人皱着眉道:“有没有规矩了!不通报就冲进来!”来人看着江澄即将发怒连忙开口并快速说道:“宗主,蓝宗主发紧急消息过来,说是魏公子死了。”“你,说,什,么!”“蓝宗主说,魏公子死了,死因不明。”“不可能!不是说祸害遗千年吗?他活了才多久!”“舅舅,我们去看看吧,泽芜君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的,这不好笑啊。”江澄看着旁边的金凌,觉得他说的不错,说道:“我们御剑马上去云深不知处!”
云深不知处
江澄和金凌御剑来到了云深不知处,江澄看着门口的弟子问道:“魏无羡他在哪?!”“魏公子在寒室。”“寒室?”“是的,我带你们去。”
寒室
蓝忘机半坐在地上紧紧地抱着魏无羡,蓝曦臣和蓝启仁正在劝他让魏无羡
入土为安,但蓝忘机只是紧紧地抱着魏无羡轻声低喃着:“魏婴……魏婴……”,江澄和金凌到来时就是看到这副景象。江澄上前问道:“魏无羡真的死了?”蓝曦臣苦涩的回答道:“是的。”“死因呢?”“不明,若硬要说有什么死亡和魏公子的死很像的话,那就是寿命已到,自然死亡。”“呵!”江澄冷笑一声,藏在袖子里的手在微微发抖,冷声道,“蓝宗主,你在开玩笑吗?魏无羡从被献舍到现在,他才活了几年?!”蓝曦臣看着江澄的脸色逐渐发黑,苦笑道:“我知道这样的回答很离谱,可不管是谁来查看都是这样的回答。”“那他什么时候死的?”“昨晚,大概是子时。”“昨晚?!!”江澄大怒,冲到蓝忘机面前质问道:“蓝忘机!你告诉这几天你们到底做了什么?魏无羡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蓝忘机抬头看着江澄充满怒火的眼睛,又低头看着魏无羡的脸庞回答道:“这几天我们配思追他们一起夜猎,魏婴并无什么异状。只有昨晚魏婴亥时就睡了。”“亥时?他能这么早睡?!夜猎时没有发生什么吗?”“没有。”“夜猎?这我知道,舅舅。”金凌听到自己知道的事,连忙上前说道,“这次夜猎我也有参加,魏,呃,大舅他并没有动手,他只在边上指导,邪祟碰都没碰过到他。但……”“但什么!快说!”“思追他说过,魏,呃,大舅他自三年前开始就没与他们夜猎了,日日待在藏书阁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这次和他们一起夜猎,他觉得很奇怪。”“他待在藏书阁干什么?”“这,我怎么知道。”“藏书阁?”蓝忘机若有所思。“忘机,你知道什么吗?”蓝曦臣见蓝忘机思索的样子问道。“魏婴好像是在翻阅以前的案卷。”“他翻案卷干嘛?”蓝启仁问道。“不知。我问过,魏婴只是说,他好奇。”金凌听着他们的谈话,看向魏无羡,却看到一抹红影站在魏无羡身旁,低头看着魏无羡。金凌以为自己看错了,眨了眨眼,再看,那抹红影已不见。江澄看金凌看着魏无羡旁的空地,问道:“金凌,你看什么呢!”“舅舅,我刚刚看见有个红影站在大舅旁边。”“那儿没人啊。你看错了吧!”金凌也不确定了,决定转移话题,他向蓝曦臣问道:“泽芜君,思追,和景仪他们呢?”“他们在静室,清理魏公子的遗物。”“为何是他们?”“忘机待在这里,不肯我们动魏公子,思追比我们要熟悉静室和魏公子,景仪是去帮忙的。”“哦。”

天道的惩罚(因果篇(上))

*第一次写忘羡文,写得不好请见谅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是糖是刀,你们判断吧,反正我不觉得虐
距观音庙之战已过去十年,魏无羡同蓝忘机一起四处夜猎。这天他们夜猎回来,魏无羡直扑到床上,“累死了,蓝湛,蓝二哥哥,今天我们休息一天呗,我的腰再不休息就要断了,蓝湛,蓝二哥哥,含光君~好不好嘛~”“嗯。”魏无羡从床上起来,又扑到蓝忘机身上,笑道:“二哥哥,你真好!”
蓝忘机亥时休息,魏无羡本在桌案上写写画画,见蓝忘机去休息,收拾好桌上的东西也跟着去休息了。脱掉外衫,扑在蓝忘机身上道:“二哥哥,我陪你睡吧。”“嗯。”蓝忘机虽疑惑魏无羡能这么早睡,但也没问什么,抱着魏无羡一起入睡了。
丑时
“魏无羡,时间到了。”一道声音在静室响起,原本在熟睡的魏无羡睁开了眼睛,而他身旁的蓝忘机却没有任何反应,魏无羡抚摸着蓝忘机的脸回答道:“知道了。”
魏无羡看着身旁的蓝忘机,不舍又带着一点悲伤紧紧的抱着蓝忘机,凑到蓝忘机的耳旁,低声道:“蓝湛,对不起,我这辈子怕是不能和你白头偕老了,蓝湛,看完信后可要来找我哦。蓝湛,我等你……还有……”魏无羡顿了顿,把头埋进蓝忘机怀里,闷闷的说道:“还有谢谢你,谢谢你这么的喜欢我。”话音刚落,魏无羡便断了呼吸。
卯时
蓝忘机准时起,他正准备把怀里的魏无羡叫起,却发现魏无羡浑身冰冷,疑惑道:“魏婴?魏婴……你,醒醒。魏婴?”蓝忘机伸手去探魏无羡的脉搏,发现魏无羡的脉搏早已停止,蓝忘机慌了,急急忙忙起身,抱起魏无羡,连衣服都没有换,抹额没有带,冲向寒室。
巡逻的弟子,看着疾速奔过的人皱了皱眉,正要将人拦下,“含光君?”蓝忘机点了点头,继续向寒室奔去,巡逻的弟子们一脸懵的看着一点都不雅正的含光君离开,茫然道:“那个是含光君?”“看那脸是的,但……”“抹额没带,衣衫不整,外衣没穿,披头散发,那是含光君吗?”“哈哈,大概是的,我看见含光君抱着个人,黑衣服。”“那就是魏前辈吧。”“看含光君急急忙忙的样子,那就是魏前辈出事了吧。”“一定是!”(作者:你们可以去当侦探了,真的!)